天博在线

lywebsite

欄目導航
新聞資訊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動態 >

《中國醫生》上映,幾度落淚的同時有一個群體

7月9日起,備受期待的抗疫題材電影《中國醫生》在全國公映。影片改編自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爭中的真實事件,由《中國機長》原班人馬打造,展現了醫務人員在疫情面前挺身而出,不顧自身安危、守護國人生命安全的感人故事。

 

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是全國人民共同經歷、共同感受、共同戰斗的歲月。《中國醫生》不僅是一場電影,更是中國人民的一次“集體回憶”。 因為,電影里的一切都是真實的……

 

一線醫護人員成《中國醫生》首批觀眾:真實動人,止不住淚

 

7月8日下午,《中國醫生》舉行了廣州首場看片會,數十位曾奮戰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受邀參加,成為廣州首批觀眾。

 

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內科主任陳愛蘭在觀影后表示,她對袁泉的臺詞特別感同身受。去年除夕夜,廣東派出首批馳援武漢醫療隊出發,大量求診者涌入金銀潭醫院,導致現場失控,醫護人員和患者均有人受傷。

 

危急之下,袁泉飾演的重癥醫學科主任文婷向人群嚴肅地喊話:“你們想活,我們想救,請給我們機會!誰再威脅到我的病人和醫護,我會救你,但也會找你算賬!”

 

據陳愛蘭回憶,當時她在武漢面臨的情況,真正就如片中一樣嚴峻:“我們援助的是武漢漢口醫院,當時床位非常緊張。醫院里擠進超過2000人,有的人開著三輪車過來,有的人自帶衣架掛吊瓶。當時壓力的確很大,但首批醫療隊還是把這個工作完成了。所以我對文婷的臺詞特別感同身受。”

 

來自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兒科護士李瑞琪坦言自己看哭了,“哭得太厲害,電影結束之后情緒都很難出來”。 李瑞琪說,《中國醫生》讓她想起了在武漢馳援的日子。

 

去年2月,李瑞琪得到父母的大力支持,毅然踏上馳援武漢的征程。“看到電影里大家一起救治患者的場面,我很想給他們加油,仿佛自己也跟他們站在一起。

 

鐘南山院士幾度落淚,張文宏稱挑不出“毛病‘’

 

7月9日晚,鐘南山院士受邀參加了電影《中國醫生》廣州首映禮。觀影期間,鐘老數次落淚。影片結束后,鐘老上臺分享了自己對于這部電影的感受。

 

圖源:視頻截圖

 

“我最強烈的感覺,這部電影沒有任何掩飾,非常真實地還原了在武漢抗擊疫情初期的情況,我們遇到的困難、床位的緊張、病人的情緒,這部電影都非常真實地還原了。”

 

鐘老表示,醫生有兩種流淚,當看到病人離去,自己無能為力時,這種眼淚是痛苦的,但另外一種流淚,是當醫生看到成功搶救了病人的時候,這部電影都表現得非常真實,《中國醫生》里這些醫生真正體現了中國醫生的良心、責任、決心、行動。

 

此前在上海的首映禮上,張文宏大夫同樣給了《中國醫生》很高的評價。

 

“我其實是抱著挑剔的態度來看《中國醫生》的,但在兩個多小時里沒有找到任何一個毛病,這部電影超乎我的預期。”張文宏大夫在觀影后評價道。

 

要知道想拍好一部“醫療題材”的作品,最難把握的就是影片的專業度。醫學是非常復雜的學科,作為“外行”的導演和演員一個不小心就會犯很多低級錯誤。那么《中國醫生》這部影片是怎樣做到了讓醫學專家張文宏都挑不出毛病的呢?

 

他想喊cut就喊cut,拍攝現場他比導演還厲害

 

導演在劇組通常是一個絕對權威的存在,導演說一不二。但在《中國醫生》的片場有一個人的權力比導演還大。他就是《中國醫生》的醫學顧問,武漢同濟醫院急診與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冉曉。

 

為了完美呈現影片,《中國醫生》這部電影從劇本的修改、演員的培訓、美術置景的設計等方方面面的前期籌備,都要經過一線抗疫醫生的專業把關。

 

圖源:視頻截圖

 

2020年7月31日晚,冉曉以顧問的身份,進駐了《中國醫生》劇組。導演劉偉強給了冉曉一個很大的權力,只要他發現影片拍攝的過程中出現醫學錯誤,那他就可以隨時喊停,修正后再重拍。

 

其中有一場戲,內容是金銀潭醫院遭遇停電,照明電路突然中斷,ICU短暫陷入了混亂。在導演原本的設想里,他希望能通過停電制造出一個更強烈的戲劇沖突:不僅照明電路要停,甚至所有設備儀器也都停電,然后醫務人員手動去搖呼吸機、透析儀等等,讓它們運轉,之后接上病人的病情惡化。

 

但冉曉立馬告訴導演,一定不能這樣拍。因為如今ICU病房的儀器設備都有后備電源,一旦停電,后備電源至少可以維持半個小時的運轉,照明的電可以沒有,但儀器一定不會停。

 

“導演就很想要他想表達的,我說絕對不行,最后導演拍桌子,他說我就非要這樣拍了,我們當時好多人就不敢說話了”,在冉曉的記憶中,這是他們醫學顧問小組和導演發生的一次巨大分歧。

 

雖然導演已經發火了,但冉曉依然堅持他的看法。最后在參考了雙方的意見后,成片呈現了一個平衡的方案:停電之后機器仍然在運轉,但是停電造成病人情緒上的波動和恐慌,再加上機器在低功率運轉,最終導致了一個醫療緊急事件的發生,需要通過心包穿刺去救治一個病人。

 

正是因為有著冉曉這樣負責的醫學顧問,《中國醫生》的作品才會專業到讓張文宏都挑不出毛病。

 

《中國醫生》上映后好評不斷,但在贊美聲中“爭議”也同時存在。一部分護士在網上提出了這樣的質疑:為什么是《中國醫生》而不是《中國醫護》?是不是在大家的心目中,中國的醫療事業里只有醫生沒有護士。

 

 

圖源:微博截圖

據統計,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,各地馳援武漢的醫務人員中護士占據了7成的比例,遠遠高于醫生。除此之外,在疫情穩定后,日常的防疫工作(核酸檢測、量體溫)也主要是由護士承擔的。由此可見,在這場抗疫斗爭中護士的貢獻非但不比醫生差,甚至在很多時候比醫生還要重要。

 

基于這種情況,護士群體對于《中國醫生》片名的不滿確實在情理之中。

 

被忽視、被誤解,護士這個群體遭受了太多“刻板印象”

 

在社會上,人們經常會有一個這樣的觀念,即治病救人的是醫生,護士只不過是一個助手。除此之外,護士還常常被打上“學歷低”、“脾氣差”的標簽。

 

圖源:攝圖網

 

其實,醫生和護士是完全平等的兩個職業,醫療和護理是一家醫院的兩大核心,缺一不可。某三甲醫院院長曾經說過這樣的話:一個護理不強的醫院,在醫療上不可能強。由此可見護理的重要性。

 

一名經驗豐富的護士是患者康復的關鍵。眾所周知,病情的變化的快速和隱匿是導致很多住院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,比如病人手術后,護士對切口、病人生命體征等各個方面的變化進行觀察,及時發現各種問題,而這些往往是醫生做不到的。

 

至于學歷歧視,由于歷史原因我國曾中斷過護理高等學歷教育,使我國護士學歷水平在一段時期內處于較低水平。隨著護理高等教育的開展,以及國家對護理工作的要求和重視,高學歷護士的水平越來越多,護士“學歷低”這個帽子早就該摘掉了。

 

在新冠肺炎患者救治過程中,護士每天與患者近距離接觸最多、時間最長,可以說,完成每一個操作都冒著被感染的風險,實施每一個治療都冒著生命的危險。從任何角度來說,這些英雄一樣的護理人員都值得人們銘記。

 

我相信《中國醫生》的制作方沒有想要抹殺護士貢獻的意思,但那些護士提出的“質疑”也并不是吹毛求疵。護士群體已經遭受了很多刻板印象,就別在一些細枝末節上讓他們寒心了。

銷售咨詢熱線
010-68821900 18613818798
微信咨詢溝通
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5d5d4974db1fbc007316e6a7e8576bf9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